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深化改革 >> 调查研究 >> 正文

进一步推进我委政务服务网建设工作的思考

作者: 来源:舟山市农林与渔农村委员会 发布时间:2018-03-13 09:30:02 浏览次数:337
  

(王艳珍  彭晏辉)

我省率先开展政务服务网建设,是政府深化改革、简政放权,打造透明、高效、法治、服务型政府的具体措施,经过近四年的不断建设完善,该项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目前,涉及我委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均已上网公布,权力事项已经上网运行,且在不断完善过程中。本文总结近四年的梳理建设工作,结合目前运行状况进行分析,对今后完善细化我委相关工作提供一些思路和建议。

一、政务服务网我委建设情况介绍

政务服务网时任省长的李强省长构想并亲自部署建设的,由省市县共同参与建设的一张大网,是利用互联网技术为政务服务。政务服务网建设主要目的是厘清政府治理边界,打造服务型法治政府,方便人民群众办事。目前主要分四个板块,即行政审批、阳光政务、便民服务和数据公开板块,用户主要是个人或法人两种身份。下面主要结合我委参与的主要工作介绍。

(一)非政府用户应用平台。主要是政务服务网呈现给行政相对人(个人、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外网,也可以视作行政相对人用户或非政府用户应用平台。主要是将权力清单、责任清单都集中呈现在人民群众面前的网站。人民群众可以在上面办理与政府管理相关事项的网络平台,该平台还具备办件公开的功能。目前责任清单、公共服务、信息公开处于“晒”的阶段,除行政处罚外的权力事项处于更高层次的“交互”功能,可以办件和查看办件情况。

(二)政府用户工作平台。

1.总体情况介绍。该平台供政府各部门工作人员参与政务服务网的建设和管理的工作平台,是整个政务服务网建设和管理的操作核心平台,可以理解为是整个政务服务网(包括政务工作平台)的“建设工地”。权力事项工作流程、地点、工作时间、人员、所需材料等配置均在该平台中权力事项库中进行配置、修改。另外对政务工作平台(市内工作平台)账号创建、配权,对行政处罚信息公开管理人员配权,我委对各处室创建政务工作平台账号、配权,对支队、森林公安、畜牧局创建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账号并配权(目前这两个功能管理权限对政府部门管理人员已经收回)。

权力、职责事项平台属于政府用户工作平台只是作为政务服务网建设用到的很小一部分“材料”,但工作体量也很大。以下做简要介绍。

2.权力事项子系统。权力清单主要体现“法无授权不可为”法治政府思想。权力清单梳理工作始于2014年,历经“三报三回”三大轮工作,前后历经“清权”、“减权”和“制权”三个阶段,于当年年底在市政府网上公开公示,后续还经历过多次修改完善和外围补充工作,主要包括精简清单、统一编号名称、增补事项、全市统一清单、延伸乡镇权力梳理、规范性文件规定权力梳理与清理、交叉权力梳理、权力清单事项实施流程、等多轮多事项的梳理工作,周边相关工作一直延续至今,目前我委公示的权力清单共计528项。我委梳理工作出色,在市委市政府常务会议上被表彰过。

3.责任事项子系统。责任清单主要体现“法定职权必须为”的责任政府思想。权力清单梳理主体框架完成后,2015年又启动了责任清单梳理工作。责任清单梳理工作主要包括四块内容:一是梳理主要职责。这在机构“三定”中已基本明确,主要依据相关法律法规进行梳理,并将职责进一步细化为具体事项。二是梳理交叉职责。同一个事项可能牵涉到多部门协调工作,本部分主要是厘清各部门职责边界,避免部门扯皮不作为现象发生。三是制订事中事后监管制度。有权即有责,转变政府重审批、轻监管的固有模式,更注重政府部门在承担职责时的过程管理和提供持续指导责任。四是梳理公共服务事项。政府除了法定职责之外,还提供一些基础公共服务、便民服务,也是政府部门对行政性对人“承诺”必须提供服务和帮助。我委责任清单主要包括主要工作职责1393项具体事项,涉及交叉权力事项25项,制订事中事后监管制度19项,公共责任清单13项,2016年进行了事中事后监管制度又进行了修改,主要是为了体现“双随机”和“互联网+”思维,增加了重点工作内容,相较于权力清单梳理工作,责任清单梳理工作要简单得多。

除上述的权力事项、职责事项子系统外,政府用户工作平台还包括集约化管理后台系统、权力运行平台、行政处罚事项管理、行政处罚裁量管理、工作联络员平台等几个子平台,后续工作全面开展还有相当大的工作量。

(三)政务工作平台(市内工作平台)。该平台是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对外办理具体行政事务的工作平台,目前权力事项(除行政处罚外)已上线运行。权力事项运行模式是用户通过政务服务网接入申报或部门主动办理(如行政监督检查等),相关程序数据会接入到工作平台,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在该平台办理,办结后推送到政务服务网面对用户。工作平台主要功能有(1)依申请办理事项或主动实施行政权力事项,(2)信息互通互享,(3)事项流程管理,如上级部门监督事项是否按照规定程序、时效办理;(4)接受群众监督(推送到政务服务外网)。如某项工作在办理过程中,要求即时输入相关信息,办事流程实行全网上办理,如果有超时办理事项,平台会有警示提醒,如果超期,省市监督部门会介入督促。目前我委除行政处罚外298项权力全部纳入,日常施行权力的时候,基本都涵盖到。

权力清单工作也在该网上完成了法定依据、工作流程、责任处室、工作人员、咨询联系电话、所需材料、办公地点、时间和法定(或承诺)办理时间等信息上网工作。今年4月又进行权力事项(包括行政许可)证照梳理工作,7月又进行网上办理星级标定工作。其中行政审批网上办理功能已经较为完备,可以实现网上办理。如标定为五星事项,理论上可以实现部分或全过程网上自助办理,行政性对人通过客户端(手机APP)或者网络上传传真件或照片,部门之间实现网上共享相关材料,办结之后,行政相对人仅仅去一趟办证中心甚至可自行打印证照或即可拿到相关证照。责任清单目前在政务服务网上目前还没有实现其功能性,主要是承诺公示性的。鉴于目前事中事后监管处于“停摆”且无监管措施的状况,后续可能会进一步量化,并在其平台上体现。

政务工作平台内容除目前行政权力平台在运行外,还包括中介平台、联审联办、投资项目、网办管理等板块。内容丰富,不但包括政府全部监管事项还包括内部管理事项,如法律数据库、通知、公告、党建、总结、交流、数据分析等等。未来如果全部建成,将可能实现政务日常工作全网通,目前建成部分只能算冰山一角。

今年,大力推进“最多跑一次”审批事项梳理,也是在权力清单系统中配置好后同步到政务工作平台,再在政务工作平台上办件。实质是对许可审批块工作的进一步细化和合理化,工作量也十分大。

(四)行政处罚自由裁量和网上办案系统。属于政务服务网政府用户工作平台子系统,也将在政府用户工作平台上进行操作。20165月,开展了行政处罚办事流程、绘制流程图、工作流程、责任处室、工作人员、咨询联系电话、所需材料、办公地点、时间和法定(或承诺)办理时间等信息上网工作,已经为网上办案提供了较为完备的准备。但政务工作平台(即舟山市内工作平台)并没有连接相关通道,原计划在20166月底前开通,直到9月初才又继续推进该工作,要求12月底前完成包括自由裁量权梳理等所有准备工作(裁量权梳理平台也属于政府用户工作平台子平台,但其功能往往与行政处罚网上建设同步发挥功用,在此不单独介绍),原计划于今年11日正式启用,实际上到今年年中才进一步推进完成,我委325项行政处罚全部已经完成梳理工作,并全部进行了模拟办案流程。并但目前尚不能实现网上办案,原因之一是办案环节中需要工作人员全部持有执法证件(该项工作也在推进中);据悉,试点单位市综合行政执法局也反映系统仍然存在诸多问题。

(五)其他工作平台(系统)建设情况。在政务服务网上,我委按照要求上传公示了便民服务事项、公共服务事项、三农服务事项,目前主要是公示性质,帮助行政相对人对政府办事有一个大致了解。另,舟山市12345综合服务热线,也根据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情况进行梳理,将有助于广大市民通过各种途径快速获得指导和帮助。

二、相关工作分析

(一)主要特点。政务服务网建设,核心思想是厘清政府治理边界,目的是建设服务型法治政府,采用的方法是利用互联网技术来促进政务工作现代化。

1、结构复杂。结构复杂、体量大是政务服务网建设主要特点。浙江省政务服务网建设运行逻辑思想容易理解,整个网络结构仍然很宏大复杂,每一个结构单元规模都比较大,每个单元里面有非常多而复杂的操作,分别由不同层级权限的管理人员操作。如权力事项建设和办件流程是,工作人员在政府用户工作平台对权力事项栏编排(设置)事项流程等,推送到政务工作平台,部门工作人员在政务工作平台按照程序办理,办结推送呈现在政务服务网外网,面对群众。权力事项的加载、修改、补充等均在政府用户平台中“权力事项”子系统中完成,具体权力事项办理在政务工作平台上完成。政府用户平台与政务工作平台是两个独立平台,前者对后者具备配置、管理权,后者对前者存在有限的修改权(“权力事项”栏属于前者子系统,后者可以对权力事项流程进行修改,属部门管理员权限,不对工作人员开放)。

2、系统性强。整个政务服务网呈现在公众面前,简单明了,离不开政府用户工作平台、政务工作平台(舟山市内工作平台)两个相互独立又相互联系有机配合,牵涉到多部门、多处室、多平台(包括子系统)操作。单就舟山市内工作平台某一项具体权力事项,其流程按照工作流程设置的岗位处室和人员就可能牵涉到多个工作人员协作完成。

3、技术性强。作为将网络技术深度应用,牵涉到技术问题不胜枚举,加之系统处于开发完善过程中,系统bug非常多,我委在建设和运行过程中也遇到非常多问题。管理人员和工作人员需要深刻理解各环节逻辑思想,不断试错,对报错信息需要作出准确判断。在建设期间,我委在此方面做的工作还是比较出色,保障各处室能高效顺利地完成建设任务。

4、交互性强。主要体现为民众与政府部门交互性、监督管理与部门交互性,以及建设过程中部门与信息中心、几个网络公司(不同平台由不同公司承建)之间衔接互动。办事群众可以通过政务服务网直接申请办理相关政府管理事项,也可以从查阅相关办件进展和结果,还可以从公开信息了解其他人办理情况,还可以提出建议。另一方面,监督部门可以实时查看办件情况,包括办结件,过程件,对即将到期件进行提醒预警,对超时件进行通报批评。

5、透明度高。主要体现三个方面,即办理流程对领导和工作人员比较透明,办件情况对上级监察部门比较透明,办理结果对民众比较透明。按照要求,权力事项工作均要在市内工作平台上即时输入,委领导、工作人员、管理人员均可实时查看办理流程,省、市审招办监督部门对没有及时办件事项可实时监督,防止未按时办结。办件最终推送到服务外网接受公众查阅和监督。其中处罚信息公开运行比较早,结构比较单一,相对比较独立。

(二)存在主要问题或不足

政务服务网建设工作,属于行政工作方式变革,是“互联网+政务”具体应用,或多或少存在一些问题,在建设、运行过程中或多或少出现一些问题,部分问题非我委之责。

1、重视程度不够。对目前已经上线运行的权力事项具体办件工作仍然没有按照要求及时在网络上体现出来,没有将工作监督提升到接受监督部门和公众监督的高度来认识。2016年年初,我市网上办件数量较低,被省审招办通报批评,市府办专门召集全市各部门办公室主任召开督促会议,要求各部门单位按照要求及时将工作“搬”到网络上。我委也进行过相关的督促推进,但目前,我委除审批块工作外,其他相关行使行政权力仍然没有及时体现在网络上。行政监督检查疏漏较大,也暴露了我们监督检查工作可能存在随意性缺点。另在建设过程中也表现出各方对整个工作不够重视,协调整理工作也是磕磕绊绊向前推进。

2、统筹工作不足。前期在整理“两张清单”工作时表现较为为突出。2014年,全省各市、各县(区)同时进行大规模地梳理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各级部门、各地对该工作认识、理解不一,造成版本各异,后又进行对比统一;第二轮、第三轮进行大幅度“减权”,后续又推倒重来,反反复复,造成极大的人力资源浪费;建立在“权力清单”上的后续相关工作尤为突出;今年开展的“最多跑一次”工作也是如此。

3、管理制度滞后。目前整个政务服务网建设和管理工作处于一种“临时”状态,相关管理制度并未建立。管理人员既要面对上级任务,又要面对各处室工作分工难题。以此工程巨大的工作量、技术要求和时间跨度来考量,应该出台相关管理指导意见。目前只有行政处罚信息公开出台了《浙江省行政处罚结果信息网上公开暂行办法》(浙江省人民政府令第332号)。其他相关工作特别是建成运行缺乏相关管理制度,造成部分工作监管不足。

4、责任分工模糊。整个政务服务网建设系统性、技术性强,子系统多,工作量大,建设过程中需要技术、专业和职责分工多方协调合作;前后工作存在一定连贯性,参与与否直接关系到对该项工作理解深浅,造成后续移交管理带来障碍。以政务服务网建设宏大架构看,我委在组织、人力保障方面做的还不够。目前问题已现端倪,如我委权力事项上网工作推进乏力,责任清单中事中事后监管处于“荒废”状态。

三、下步工作思考与建议

互联网技术已经在商业领域取得了瞩目的成就,相比较而言,政务工作在利用互联网技术方面相对来处于较低、零散状态,利用最新技术来促进服务型法治政府建设既是打造顺应时代潮流的现代政务生态的需要,也是打造透明法治政府的需要。建设一个大型政务服务网,实现后续各类涉政工作接入,需要多方面搞清政务服务网建设核心思想和根本目的非常重要(以下内容部分非我委能力所及)。

(一)提高认识。政务服务网建设是一项系统性较强的宏大工程,需要克服各种守旧的惯性思维。20169月下旬,国务院下发《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发〔201655号)指出,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把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推向纵深的关键环节,对加快转变政府职能,提高政府服务效率和透明度,便利群众办事创业,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具有重要意义。利用互联网为代表的新技术来高效便捷地办公是大势所趋,近年来,无纸化办公技术也得到了很大的应用,可以想象,利用包括互联网等高新技术将对政府工作方式产生更深远的影响。我们要以积极心态,主动学习、应用这些新技术。

(二)系统规划。包括几个层面,在筹划层面,对整个“高速公路”进行系统地规划,采取何种方式来实现目标是需要多方论证,及时听取各级政府部门中具体做事的“一线操作工”改进意见,要避免不良行政思维,如过度强调提速和减权工作,存在诸多不合理现象,过度强调要走在前列。在实施层面,法律法规赋予权力和职责,全省基本是统一的,省市县(区)应高度统一,避免无谓重复劳动。据悉,编办系统在重新集结力量,进行示范库建设,将来很有可能,各部门又要统一“正版”,重新填写办事流程,将之前工作重新来一遍。在管理层面,建议成立相关工作组,应明确责任分工,避免工作临时性碎片化,互相推诿;考虑到政务服务网建成后对政务工作者带来深远影响,后续监管工作也应作出相应的指导意见。

(三)推进应用。工具只有应用才有生命,工具的进化也有赖于应用。目前,权力事项已经全部上线运行,在各处室日常工作繁忙的情况下,这项工作往往被认为“可有可无”的“额外”负担,由于缺乏相应的管理制度,各处室权力事项办件上网全凭“自觉”。政务服务网还具备对工作监管功能,相关工作是否正确、规范、合理,甚至工作量的考量,均可在网上体现。应用过程也是发现错误、不足的过程,也是接受群众监督过程,也会倒逼我们不断完善该项工作。

(四)整合资源。加强政府部门内部资源整合,从目前来看,政府部门之间资源共享和流转将是该工程的一部分,但政府部门之间各种证明、办事也有待整合进去。政府一个部门可能是作为类似行政相对人的角色参与另外一个政府部门的工作中(仅做类比,仍属于政府内部工作),比如开具各种证明,如果乘着政务服务网建设大潮,将政府部门间各种办件也进行互联网大提速那也是非常值得期待的事情。如,A部门需要B部门开具证明,是否可以网上提交照片或扫描件,B部门根据权限进行证明,或者打印A部门扫描件盖章然后扫描传回,或直接加盖电子章,整个过程只需要几分钟解决,而现实却是A部门需要单位盖章证明后送到B部门,B部门查实盖章,A部门再拿回,耗费和效率对比有天壤之别。

(五)加强宣传。目前运行比较成熟的行政审批事项,但老百姓仍然习惯跑到窗口办理,一部分人并不知道很多事项是可以直接网上办理或手机上办理,提交材料扫描件或者照片即可,足不出户即可办理。市编办曾发文要求各部门加强宣传,各部门对该项工作理解和态度存在一些差别,工作推进也不平衡,存在主观上不愿,客观上怕出错不敢宣传的局面。

 

返回】 【打印